Tyuans博客新闻站

张晓林大凉山公益事件

事件描述

人民网发表文称赞张晓林,后为微博用户“陈蕙”发博转载同为在大凉山做公益爱心人士对张晓林的评价。

评价文章:

写一条很长很长的朋友圈(分两条发,这是第一 条)关于最近网上很火的“3岁女孩看到爸爸
石像”这个事件

这些话我想说又不想说,想说是因为我经历了解太多的内幕!不想说,这不是光彩的事
说出去对真正在凉山做事的人无益 !公益慈善因为很多败类,让很多人质疑了!做事很难!
今天,很多很多人向我打听这件事,本想沉默,问的人多了,还是说一说吧,毕竟,这里
面有些事与我有关,这些年天成小学走的很艰难,也与我的沉默有关,今天一并说出来,大
家可以了解我如何与凉山结缘、为何坚持,这篇文字很长,我要写几个小时,如果有兴趣
请花十分钟读完!

先说结论:图6,是张晓林死后我发的朋友圈这个火了的被人民日报转载的视频中那座雕像
的主人,一个骗子!人已死,不该评价,但树欲静而风不止!

从头说起吧。

2009年,我通过《感动中国》人物李桂林、陆建芬夫妇知道了大凉山,当时很震惊,21世纪的中国竟然有这么穷的地方!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关注这个地方。 后来,我老家有一民间公益组织,每年向大凉山捐赠旧衣服,我都有参与,直到2016年,我成为了该组织得骨干,该组织是一位佛友老孙大哥发起,每年征集两到三车旧衣服发往大凉山,每车30吨。同时我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么多年ZF大力度扶贫,民间组织积极参与。为什么反馈回来的照片,当地百姓的状态毫无改善?

2016年底,最后一车旧衣服发车,与老孙大哥共进午餐,大哥跟我说:“我干不动了,你能不能接过去?”那时老孙大哥已60多岁,我告诉他我接过来可以,但我要实地考察。

于是,我有了来凉山看一看的想法。家人很支持,但受到“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影响也担心我的安全问题,于是在微博搜索本地志愿者并联系到了小禾(化名),小禾告诉我他们的负责人叫张晓林,也是他的男朋友,来了凉山直接与他对接,并提供了联系方式。

与张晓林电话沟通后,确定了行程路线,2017年3月5日,开启了第一次大凉山行程。

3月7日到达昭觉,见到了张晓林,跑江湖这么多年,我对人的判断还是比较准的,他给我第一印象并不好,像个小混混(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准确的)。但网上有关于他的很多事迹,或许人不可貌相。

他带我去看了他建的两所“希望小学”,期间也介绍了一些情况,这一次的行程,让我看清了一个事实,产生了两个疑问,同时也认可了他的一个观点:

看清的事实是,凉山比我看到的照片还要穷,那时很多小孩子没有鞋子穿:

第一个疑问,他所谓的希望小学,一两间教室,不考虑生源,不考虑撤点并校,不考虑是否有老师来任教,很多闲置,建了有何意义?这个疑问,他没有给我答案。

第二个疑问,明目张胆的在各种平台公开募捐合法吗?我是懂慈善法的,任何没有公募资格的组织和个人是不能公开募捐的?这个疑问他给我的回答是他有教育局批文,并给我看了十几份批文(那时候据他所说已建了20多所希望小学),所谓的批文,问题更大!首先,批文至少要是一份红头文件吧,而他所谓的批文就是一纸申请,内容大同小异,大概是"XX县教育局,X乡X村学校需要重建,现有江苏南通爱心人士张晓林,身份证号:。。。。。。建设银行卡号:。。。。。筹资修建,请批准!"下面是教育局领导签字并加盖教育局公章。我特么真的震惊了,教育局竟然可以在有私人募捐账号的申请书上面盖章,这里面有没有猫腻?

认可他一个观点是,凉山的落后绝不是捐点物资能解决的,要转变思想,转变思想的关键是教育!捐资办学是一条途径,但希望小学不是这样的! 晚上,见到了小禾,一位瘦高瘦高的湖北女孩,还有他的一位志愿者宝山,一位会跳肚皮舞的安徽大男孩。

第二天,我联系了在网上查到的本地人贾巴老师,带我走访了几个村子。在我即将返程的时候张晓林打来电话问我,打算怎么帮助这里,我告诉他,我关注凉山很久了,这次实地考察对我触动很大,我会做一些事,但我个人能力有限,我想先从1000双鞋作为切入点,看看有多少人支持,再考虑后面还该怎么做。

回到烟台后,我把在凉山拍摄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并表达了想为这里的孩子募捐1000双鞋的想法。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支持,短短4天时间,募捐到了2300双鞋和1.85万元现金(其中有双鸭山王姐800双鞋5000元现金,烟台许总10000元现金,零散捐款3500元)。

4月份,带着大家沉甸甸的爱我再次出发大凉山,随行的有来自栖霞的福娃和河北的朱朱,在出发之前,我并不认识这二位。

这次到凉山,我并不想联系张晓林,这个人做的事很可疑。但是他掌握了我所有的行程,在我离昭觉县城还有一小时路程的时候,他带着宝山在半路拦截我。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小心应付着。

到酒店安顿好,张晓林叫我去他的住处,我告诉福娃和朱朱,等我回来再吃晚饭,朱朱提醒我小心,她觉得张晓林不像好人,我发誓我路上没有跟她讲张晓林的事(朱朱应该在看这条朋友圈)。

到了他住处,对于2300双鞋子他只字不提,只问我募捐到多少钱,让我把钱交给他用来建希望小学。我告诉他,先要让大家看到把鞋子发给了孩子们,我才能说服捐赠人把钱交给他,其实也是为了稳住他。他同意了。第二天,雇了一辆五菱神车装了850双鞋,我们三人坐他的车进山,出现了图2、图3中的事情(后来小禾告诉我,那天张晓林是故意带我们走那条险路,想吓退我们,可他不知道的是老子从99年开始玩户外玩越野车,什么路况没见过?能被他吓到?)

转天,我们联系贾巴老师,交给他700双鞋委托他发给他学校和周边的孩子们。为了安全,连夜送朱朱和福娃去了西昌,修整一夜,我再次回到昭觉,期间张晓林再次打来电话,我直接告诉他,我们不相信他!就此翻脸!

回昭觉后,我单人单车继续把剩下的750双鞋子送进山里,这个过程路过几所张晓林建设的所谓"希望小学"并拍下照片。那时候的大凉山没有手机信号,没有导航,迷过路,在一个叫四比齐的地方被抢了100多双鞋。不后悔不害怕。

家人和朋友们支持我继续为山区做点事,也是机缘巧合的有了给高峰村修路那件事,那是另一个故事,或许以后会讲,或许永远不会讲。

时间到了7月份,我在高峰村,宝山加我好友,并把小禾推给了我。当时我以为这是张晓林安排他们探听我的消息,没有过多沟通。

9月份,小禾联系我,问我记不记得那个大头婴儿。当然记得,只不过张晓林正在那个村子建“希望小学”,我没有过问太多。

小禾告诉我,有一位陶姐在昆明联系好了医院,并从北京请来了医生,需要有人护送去昆明(孩子奶奶80多岁,讲不了汉语,这件事很多朋友也在我朋友圈看到过)。我心里是犯嘀咕的,万一把我骗进山里毁尸灭迹怎么办?不过我最终还是同意了,约好了进山时间,我并把行程告诉了贾巴老师,告诉她如果我晚上9点回不来,立即报警。

在大头婴儿家见到了小禾和她的同伴,进村时路过那所“希望小学"发现换了名字。小禾告诉我,她和宝山早已离开张晓林,在确认我可以相信对方后,我提出来对“希望小学”换名字的疑问,小禾告诉我的事情让我震惊!

1、小禾是在某婚恋网站结识张晓林,他自称离异,小禾来凉山与他生活一年多之后发现他并未离婚,离婚证是伪造的;

2、不仅伪造离婚证骗了小禾(期间小禾个人给了他16万元),同时与多名女性操持不正当关系,小禾下定决心离开;

3、宝山的女朋友来凉山,张晓林趁宝山进山,威逼利诱宝山女友与其发生关系,宝山离开;

4、我发现的很多希望小学换了牌子,是他一惯的手段,比如他要在某村建所谓“希望小学",会拿着所谓的“批文"四处募捐,一所学校需要10万元,会有张三、李四、隔壁老王同时捐赠这笔钱,“学校”修好后,先挂“张三希望小学”牌子剪彩反馈给张三,再挂“李四希望小学”牌子剪彩反馈给李四。。。。。最多的一所学校剪彩6次,而多数所谓的“学校"都闲置了。这些年张晓林用该手段敛财近千万元(这是 2017年)。。。

2017年12月,小禾联系我,告诉我张晓林在凉山一女孩家举行婚礼,没有登记,这个女孩应该也不知道对方没有离婚,能听出小禾的崩溃,毕竟付出了感情付出了金钱。

2020年1月31号,宝山告诉我张晓林因肝癌去世,于是有了图6这条朋友圈。

这些年在凉山,认识了很多教育工作者,他们也经常会聊到张晓林,大家对他的所作所为很清楚,不可思议的是,他死后,他的原配夫人以继承张晓林遗志的噱头继续做同样的事。

前几天,这个石像视频出现在网络中,有几位本地人联系过我,这座石像并非本地政府、学校或哪个村镇雕刻,应该是因为疫情募捐越来越难,其原配夫人刻此石像拍了这么个视频,演了一出苦情戏来博取大家的同情,只是可怜这3岁的孩子。

善恶到头终有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yuans新闻 » 张晓林大凉山公益事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