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uans博客新闻站

上海博主用美团跑腿被勒索(已反转)

上海博主阮一的博文

我被勒索了,就在刚才…
我好奇怪,为什么什么鸟事都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现在是十分愤怒又无语地打下这几行字,希望大家提防一下。

大家都知道上海因为疫情封闭了,所有快递都不能寄。我找了整整两个月,终于找到一家不在管控区的快递可以寄出上海,但这个快递点在虹口区,我住在普陀区,前提是我的东西要送到快递点,这又不能送,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找高价闪送。

今天我整理护照等一系列文件准备寄回家里,重新办理家人的医疗签证和我自己的语言学校签证,包括疫情之前,给家里人准备的一些药。
中午十二点,我再次确认完快递可以寄出。
下午三点,我叫了闪送,加价也没有叫到。
下午五点,我叫美团跑腿,半个小时叫到了,28元,没有加价,我正纳闷美团真好用的时候,没想到背后有更大的坑等着我。

下午六点,一个瘦瘦小小的东北腔小哥骑着电驴在门口等我,我把东西交给他,他消毒,拍照上传平台,一切十分合流程。
七点,东西仍然没有送到,平台显示超时,我打电话给小哥询问,他说疫情期间要绕圈子,超时正常,我千万嘱咐八点前请一定送到,不然就错过今天的快递车发货了,对方挂掉了电话,加了我微信。
七点半,东西显示仍然在长宁区徘徊,我再次电话催促,对方说电瓶车没电了,送不过去,正在找换电的地方,找到会送的。
八点,我焦急再次打电话给对方,对方辱骂了我,并问我:“你是不是没出社会,这点规矩都不懂?再催东西给你撕了。”我感受到事情没那么简单,连忙抚慰他情绪,说安全第一,送不到也没关系。
晚上八点二十,我们来回通了无数电话,他反复强调“他回不了家了”“这鬼地方”“今天肯定送不到”“你怎么那么天真啊?以为现在疫情几十块就给你送东西?”
此刻快递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已经发车了,我说我的东西还没送到,网点非常疑惑,说二十分钟的路程不可能三个小时还没送到。
晚上八点三十,对方主动在平台上取消了订单,平台退款给我。我懵逼了,问他什么时候东西给我送回来,他说:“你是不是童子军?东西在我手里,我给你送回去,你不给点钱?”
我明白了,我遭遇了一起疫情中的勒索。
此刻我气得头晕目眩

因为东西真的很重要,我一边试图打电话给美团客服,一边反复忍气吞声在安慰他:“钱好说,东西请给我送回来。“
对方在电话里得意洋洋:“还好你遇到我这个好人,随便换个人,给你撕了丢水沟里又怎样?你以为现在这个节骨眼,需要负责任吗?”
我连声附和恳求,他说手机没电了挂掉电话。
但号称手机没电完,对方还在微信上教育了我半个小时,让我不要在童话世界里生活,每个人都要吃饭的。
我连连称是,并且告诉他只要东西送回来给我,我肯定给他转钱。
晚上九点十分,对方还是没声音,我忍不住再次打电话给他:“明天能送回来给我吗?请给我一个时间吧。”
对方再次暴怒,说:“我想什么时候送就什么时候送,你问我这个干什么,你不如问我明天什么时候拉屎?再他妈问我就给你撕了。”

我反复询问他要多少钱才给我送回来,对方就是不说具体数字,我只好一直加价。邻居劝我报警,上平台投诉,我说报警了,我的东西就真没了,这都是关乎性命的东西。
现在他完全掌握了主动权,我一直守在手机前等他开价。
我知道现在上海很乱,但仍没有想到外面世道已经混乱到这个地步了,叫个正规平台的闪送都能出这样的事,快递小哥东西送不到,也不送回来,直接挟货要钱。

我目前暂时联络不到他了,他说看心情哪天给我送回来,心情不好就撕了丢臭水沟,除了说好话发红包稳住他,我别无办法。
又很像编的故事是吗?我知道又会有人这么说,我真希望我遇到的倒霉事都是编的。
上海地区的朋友们都多个心眼吧,你的东西到了闪送员手上,可能就不是你的了。

这是勒索,对吧!现在有人管吗?!
这个混蛋,等我拿回东西,我会用尽我的办法,让他知道什么叫报应。

祸不单行,我打电话给快递网点,问可否过几天再送,网点告知我,明天开始他们静默了,今天是我寄出的最后机会,再不送签我就无法和我家人一起赴日就医,我的在留时间马上要到期了,我痛苦万分。
为什么总遇到各种离奇的事,我被耽误的一切怎么挽回?!谁给我一个答案!靠北!靠北!靠北!我很久没有这么想杀一个人了!

博主14日1点告知的后续:

说一下进展:美团已经联系我了
但事情还没完全解决
转发挺多了,求转发不是我的本意,如果是的话我会多艾特几个大V和美团。
打马是为了在告知大家有这件事发生的同时,不过分把事情闹大聚焦到某个人激怒对方的情绪,毕竟抓人不是第一要务,我还指望解决问题
也不会删,事解决后我会一一回应 ​​​

博主14日17点发布后续

关于昨晚美团骑手挟货“勒索”事件,有结果了,谢谢大家的转发以及声援还有唾骂,我可以一一回复了。
所有关心这件事的朋友,可以花一点时间听我说
叙述的不一定严谨完满,希望少挑刺,多理解。

首先:结果算是好的,我的证件材料昨晚都拿回来了,是骑手主动送回的,虽然不是全须全尾,检查时发现遗漏了一张复印件,但不是原件,无所谓,我倾向于也许对方曾经打开过我的东西,但并不觉得对方会去特意撕毁一张(找不到动机)。
但我没有及时将材料寄出的重大损失,我仍然感到愤怒,但上海警方和美团都允诺下午帮我将东西派送出去,非常感谢这种周到,希望能赶得上时间,我也不确定了。

其次:在我微博发出的第一刻,美团就找了客服人员联系我,这里佩服一下大厂的舆情检测系统,实在很机灵,他们也通过我发的截图第一时间锁定了骑手是谁,并打电话问我是否需要协助。今天早上,上海警方也找到我,做了笔录进行了帮助,我们共同把事情捋了一下,因为最终骑手主动将东西送回,整个过程虽有很多言语上的暗示,却没有确切的要求金额,我的东西也难以估值,这件事应该并不能在事实上构成“勒索欺诈”,最多可能只能判断骑手言语不慎,不能说他存心敲诈而抓捕。(这也是我开始就想到的)。
我目前心平气和,认可这种说法,他没有开口向我要过大钱,最后因为或害怕或良心发现而送回东西,我现在也不认为他是大奸大恶之人。

只看结果的,这里就结束拉,谢谢大家,事情没有变得更坏,还算有所收拾。
五小时三万转发,事情闹得确实不小的,我既然此刻能安安全全用自己的口气在这里发微博,应该也能够证明,这并非造谣或虚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这一点,是给相信我的人最好的回馈。

接下来,这是一些针对评论质疑的简单回答,看或不看都行的感慨和解释,你要理解为小作文也可以。
我希望你能看一看,对整件事也多一些了解
1.“为什么不报警?”——我从没有说过不报警,不知道为什么批评会如此冠上,我只是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因为事情发生到解决也只有十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中间面对情绪波动极其强烈的对方,我必须竭力作出判断和权衡。这里的前提当然是“我相信警方第一时间就找得到人”,现在是什么年代,犯罪有记录肯定要付出代价,但我首要诉求是“希望保证材料的完整性”,他是否撕毁我的文件再对外说丢失,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面对一个“话术熟练,知道边界”的对手,我短时间内没有找到一个尽量100%保证材料完好的方法,决定先试图安抚骑手,试图用最小的代价让他送回东西,最后结果证明,可能不如旁观者设想的完美,但我这种做法也并没有错误,说句俏皮话就是“你们做虚拟盘,我做实盘,我们面对的压力和具体场景不一样。”

2.“为什么写小作文?”——关注我久一些的朋友知道我每天爱写什么,无非分享生活,偷偷写写关于生活中的缺德笑话。我的本意并不是维权,更多是愤怒吐槽,在原文并没有艾特任何机构和大V,还给对方打马,没有想给别人造成麻烦,不想打草惊蛇,“写出这件事”和“在解决这件事”从来不是非此即彼的,是可以同时进行的。而且,其实我们都应该明白,一条微博是否会有流量,运气占很大的成分,没有人能保证自己发声会被看见,这一次是运气。而我占了这个运气的便宜,解决了事情,我非常感激,也理应承受一些质疑,谢谢你对我“小作文”的转评赞,哪怕是辱骂,这世界有不少骗子,但这一次你看见的不是。

3.“整件事究竟是怎样的?”——前文说过的事不再赘述,在我愤怒发出那条微博指控骑手“持货勒索”意图之后,骑手没过多久,就主动送回了文件。昨晚我认为,他可能是认怂或美团方面给与了某些压力,但今天我和公AN一盘这件事的时间线,我也不得不承认,骑手可能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发了微博,我不知道平台方面是否有给到一些帮助,但他也许就是一时恶起,一时怂,这是一句很主观的判断。
我昨晚说过,我面对的是一个看似老练惯犯,却似乎情绪又不是特别正常的人,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逻辑,难以一一复盘他和我的对话,但是他既做出勒索的行为,又似乎更沉迷于拿“东西”操控我的情绪,非常复杂。他在半夜忽然认怂送回我的文件之后,竟然还试图请我吃香蕉,然后再次向我索取金钱,这举动更令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可能是一个完全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涉嫌犯罪的人。不过,关于如何界定他的行为性质和是否会有罪名,既然公安已经介入,我选择相信公AN的判断,我在此就不做多判断,毕竟,我是实质上受害的人,我很愤怒,我不客观。

4.“我处理的方式是不是有错?”——有,这件事里我确实犯了一些错误。首先是,我并不了解所谓跑腿闪送的行情,系统派多少钱就付多少钱,这已经是疫情后半段了,我以为价格已经回复正常市场,没有第一时间get到对方各种意欲要钱的态度,最后演变成所谓“持货勒索”,可能像很多人说的,早给他三百块什么都搞定了,但人没有前后眼,我想这也不是为对方最终恶性行为开解的理由。其次是,昨晚说的话确实也有些情绪,事实部分没有问题,但比如结尾的“想杀了他”之类的话确实不该说,当时的情绪非常暴躁,我的微博日常也不怎么公开有人看,有失态还请理解。

5.“美团该不该负系统性的责任?”——应该,我很赞许它们迅速处理这件事,事发后确实也给到了我很多帮助,也帮助到了跑腿小哥没有进一步酿成大错。但是,我仍然希望美团反省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跑腿小哥拿到货之后可以单方面取消订单并拒绝归还”这种事?这种系统性,流程性的风险的极大不合理为什么是由我发现的?我绝对不是第一个,如果不改进,我也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请你们改进!

6.还有一些对我发声事件的质疑,看见就简单回应一下
a:为什么字体大小不一,是不是P的?——日语系统。
b:为什么有些小哥的语音没点开?——微信同时登录在手机和电脑上的,电脑上开过了。
C:为什么图片和对话不完全一样?——没有人可以全程监控,苹果手机不能录音
D:没头没尾,是不是我得罪了对方?——对方情绪不正常,因为电瓶车没电暴怒,转头对我进行一些行为,我根本揣测不了他为什么这样,也不明白你怎么会提出这种质疑?

暂时先想到这么多,还有质疑可以补充,都可以一并回复,但其实真不用从各种刁钻角度,想那么复杂。我现在能正常发声,这就说明一切真相。
最后,谢谢@美团 ,这事儿应该可以翻篇了,至少我的任务结束了,愿以后不要有人再遇到这样的事。

博主14日23点发布后续

我本想用最圆润的话语让这件事情赶紧过去,但发现对方在纠结时间线的问题。
好,因为原本解释的微博根本无法编辑,不停被屏蔽,所以会时闪时现,我现在来再解释一下对方的回应
这件事我确实没有说得足够清楚,我说得再细一些。
骑手给我材料的时候,没有给全我的材料,而我没有把每一种材料说全,只用签证材料笼统替代。

首先,聊天记录所有话都是骑手自己说的,到底是否属于被我催促后生气发飙还是确实有别的勒索意图,我实在不想再说任何。
我在晚上19:00到21:00之间,都在和骑手虚与委蛇,恳求,反复沟通,微博也是在那个时间点写好的。
但是一直发不出,反复审核,反复修改。

晚上八点,骑手嬉笑着联系我一次,说只要你够懂事东西就还你,我下楼去寻找他一次未果。
晚上21:22,骑手再次告知我,下来,他到了。
我们在门口纠缠到十点,他给了我部分资料(不包括申立书,接受团体说明书,在职证明,更名证明等),我提出材料不足,是否丢失撕毁的问题,对方否认并离去。
同时仍然要求我转钱
微博我是在尝试和骑手碰面之前就写好发送的,发出成功的时候,我并没有拿到任何材料!
材料是在发完微博之后拿到的,我在上一条解释的时候说过了“在复盘完时间线后,我也同意骑手忽然情绪恢复归还部分材料时,根本没有看见我发的微博,这让我并不觉得他大奸大恶”

但材料缺失不归还,对方一直在否认,有一些可以利用彩印,有一些不行,尤其是在职证明,我开不到原件。
22:20分的时候,我仍然在和骑手持续沟通,对方还在强调“钱记得转一下”,但仍然不说多少钱,剩下材料怎么解决。
所以评论问我的时候,我仍然回复“没解决,不知道怎么办。我不担心找不到他,我担心他撕毁我的原件。”因为我确实没有拿到全部原件。

23:12分,骑手给我一个未接来电
0:39分美团跟进,给我电话,问我是否拿回东西。我说“没有!有东西没有拿回来!”我寄希望美团介入后,骑手还会将剩下材料还给我。
01:58分,我发了一条微博“美团已经跟进,但事情并未完全解决。”在这里未完全解决的意思,就是有些东西拿回了,有些没有拿回。
03:50,我朋友问我东西送回来了吗?我的回答也是“没有。”

我总共有二十几份材料包括护照,我无法一一说明哪些原件可以,哪些复印件可以解决。而且里面有一些材料可以补办,有一些不可以,还有一些,我在犹豫如果实在拿不回来是不是要用一些别的手段制作。(最后这一段就是在这件事上不知如何说清的原因)
昨晚一直到凌晨六点,随着美团介入,转发增多,骑手都完全没有联系我,也没有将其余原件归还的意思。
所有微博的评论我都没有再回复,我在等下一步事态发展。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用不能说的办法凑齐其他缺失材料,到凌晨七点才睡。
JC小哥早上和下午找到我的时候,我和他盘流程和时间线,已经告诉他骑手归还我的时候,我有部分材料未拿到,也还有材料需要重新复印制作。这部分内容就是骑手至今没有归还的成分,但骑手一直坚称没有这些东西。

全程人都试图劝说我“骑手只是一时口误,是口high,不是心机深沉的惯犯,他决定还我材料的时候肯定没看见你的微博。”
我也承认发博时自己情绪略有激动,现在平和了很多,只要能解决问题,我就原谅对方。
美团承诺可以帮忙将我的材料准时寄出,小哥甚至主动帮我做了一份复印件。
我也最终决定其余我都不追究,心平气和结束,也会感谢一下大家。
于是我就制作了某些材料!并感谢帮我寄出!

但今晚,我忽然看见有许多账号共同发布21:58在小区门口的监控影像,对方号称“根本没有挟件勒索这回事”“我拿回东西很开心吃香蕉”同时完全否认自己的话,并且说21:50就将所有材料都还给了我。
由此试图证明,事情反转了,骑手无任何过错,甚至不存在任何主动取消订单并要求我加钱的事,而是我,试图操弄舆论,在明明拿回材料之后仍要发微博制造舆情。
我忽然无语,我再次声明,我发微博的时候,我没有拿到任何材料!
我发完微博之后,我也只拿到部分材料!

是的,这个角度看,我有错的地方。
但我的错不是拿到材料后才发的微博,我的微博在十点之前就已经写好,整个过程我一直在和骑手周旋。
在22:20部分材料未拿回之前,我仍在评论回复事情没有解决,没有讲述事情进度,这是我的错处。
美团介入后,我说事情解决了一半,也没有说清楚“事情并未完全解决”到底是具体什么意思。

而今晚,我抱着实用主义想小事化了,号称事情解决了,并不是因为骑手把所有材料都还给我了,而是我的材料仍然倒腾齐全且可以有途径寄出。
但我很难启齿某些至今未拿回的,我是如何重新去制作的,这部分材料,我至今没有拿回。

我很希望在那条最终解释中的认错环节,加入一条“我因为想率先解决问题,在他人帮助下私自制作了某些材料,最终选择声明就这样结束吧!”
而认错,我实在没想到,我真已经想结束了,有人完全没想。
这条微博我写了很久,主要是重新制作材料的部分如何阐述,让我一直顾虑重重。

我还是希望能说明一些事情,如果我捏造了如此大的舆情,污蔑一个骑手试图勒索我,却不对我进行追责?
为何我晚上还要写一长段文章对大家说事情都搞定了,只是因为想到解决办法,材料已寄出。
最后,我只删除了那条蓝V说事情反转了,东西一早就全还给我的微博,除此之外,我没有删除过任何人的评论和微博。
图片是我凌晨还在和美团沟通的电话。

骑手回应

沸点视频报道

5月13日,上海,博主@阮一 发文称自己使用美团跑腿帮忙邮寄护照等文件,因骑手电动车没电无法准时送达,还被骑手“暗示”加价、勒索撕掉文件,事后还无法与该骑手取得联系。14日,涉事骑手韩先生表示自己在当晚9点左右已将文件还给对方。该网友说自己“勒索”、“暗示加价”,完全没有,当晚9点多已将文件送回,目前已配合警方做完笔录。

根据监控显示

22:10发文求助,次日01:58仍在寻求解决问题 。监控显示当事人当日21:40出门拿快递,21:53拿到文件返回。

15日21点博主回应

大家好,我是阮一。
刚才我去协助调查了,因为现在的情况,我很难控制住了。
我想,对于一个”造谣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警方也介入我这里。

美团这件事里,我有错,但没有犯罪。

我回来道歉,在吐槽美团勒索这件事里,我可能确实存在大量的主观臆断和被害者幻想,造成了这么一起网络事件,也造成了现在的热搜。
材料于我来说,确实是重要的东西,所以我特别紧张,但出于对疫情期间封控的不了解,我选择了美团跑腿,里面似乎没有1对1或顺路单的差别,美团跑腿点进去都是同一个模式,真的没有这种区分。
跑腿小哥,我催他,他骂我,他嫌我急,我嫌他凶,于是两个小时后,我看他的定位越来越远,电话也不接的时候,我确实彻底慌了。
28块钱配送费是美团APP默认的,我不懂行情,也不会主动加价,我们也确实发生了矛盾,因此当他反复强调电瓶车没有电的时候,我是不信的,我只看到他根本没有往我的方向去,我说加20,他拒绝了,我认为他只是单纯不想给我送。
所以我们在20:00左右,电话里爆发了极大的争执,他暗示完要加钱,也说出了很多”丢件“”撕票“之类的话。
这种争吵在20:30的时候达到高峰,他挂掉了我的电话,并且他选择了取消订单。
我问他什么时候能送回来,他笑我天真。

我认为我被恶意勒索了,我当时那一刹那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骑手后面对警察说他说的话都是一时气话,但那时候紧张又暴躁的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气话,还是真的勒索我呢?所以我陷入了情绪里,开始写吐槽文,也就是那篇大家觉得造谣的“小作文”,那篇作文数字不少,不是五分钟内可以写完的。
21点左右,我点了发送微博,但后来才发现没发出去。
一边我继续和骑手沟通,他又说可以给我送来,但仍暗示要加钱
我陷在情绪里,我认为他的转变不是善意的,所以先应允了他,现在看来,都是我多想了。

美团小哥的态度恶劣意欲勒索,是我的判断,是主观的,实际行为无法判定勒索性质。
而我在拿到材料之后,一边检查材料,一边愤怒着继续再发剩下的微博,确实也很不合理。
这种不合理的愤怒失控,摧毁了前面有理的基石。
关于我怀疑和愤怒的控诉有原因,我没有造谣,但后续由于发现材料的缺失,我抱着烦躁任凭舆论发酵,说出一些令事态看起来更严重的话,试图给对方压力,没有实时更新证件进展,确实有道德方面的大错。

我们俩开始都有不对,中间有大量误会,但帖子大量转发以后,我的错更是极大,是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已在微信上向美团骑手韩师傅道歉。

现在网络上对我的批评,我都一一接受,羞愧万分,不会逃避,不会删号。
我并不是台中户籍,不知道为什么这条信息会发酵成这样
也从未觉得我们大陆人低人一等,没有对任何同胞,地域表示不尊重,很多年前的帖子玩笑/反讽成分居多,实在经不起一一推敲。


其次,我要向我所在小区的居委会以及志愿者们公开致歉。
舆论事态发酵至今,我微博的动向以及过往内容,已经深深影响到身边的人。

其中在疫情期间以及过往私人微博时期,我多次说些”不顾及身边人感受的乐子话“
有一些经不起推敲,有一些更是直接无视了身边志愿者们的辛劳付出。
譬如”疫情期间150的可乐“造成了人们对小区物价的曲解,对志愿者工作带来了困难,这是网络情况,并不是真实信息。
”物资只发胡萝卜“严重误导了人们对小区储备和粮食的认知,
”志愿者敲门踢门“”做核酸队伍排列不整齐“等等,严重影响了志愿者的观感和心理状态。
我们小区真实情况并不是这个样子,只是我个人过分乐于捕捉这些不实信息,我的这些误导性言论,完全没有和党和部门站在一起,没有考虑到真实性以及居委会的工作,甚至居民的感受。

我作为小区中的一份子,不仅没有在疫情期间产生助力,还通过这样的方式拖后腿,造谣抹黑,属实不该。
事态没有发酵之前,我抱着侥幸心理,一而再,再而三点评,议论,吐槽,造谣抗疫工作,被发现时才意识到对身边人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对工作进展造成了多大的阻力。
只把它解读为玩笑,是非常逃避的说法。
在这里,我诚恳向所在小区的居委会以及志愿者们公开致歉
也像所有被迫出现在流量视野里的人,公开致歉。
有些微博我会逐一删除,以其将影响减到最小。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yuans新闻 » 上海博主用美团跑腿被勒索(已反转)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